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目前国际太空站上美国、俄国、欧洲国家和日本的宇航员都在那里进行过种类繁多的太空实验,当然绝大部分实验项目都是以和平为目的的,但也有一些项目带有军事色彩。太空充满了奥秘,而宇航员在太空上又是如何生活,他们的衣食住行与地球上的人类有什幺不同吗?本文略谈谈此话题,看看宇航员的太空生活。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国际太空站

首先看宇航员在太空上穿什幺。如果是在太空站里,宇航员穿的服装与在地球上生活的人类着装就没有什幺区别,地上能穿的,天上照样也能穿。但如果宇航员要到外太空上,比如到空间站外部修理个什幺东西,那就要穿上特製的宇航服。美国宇航员的宇航服重约300磅,很像美国橄榄球运动员的服装。宇航服内有制热、製冷设备,就好像衣服里装了个空调,想热就热想冷就冷,这主要是因外太空中温度变化较大,宇航服得具有随时「增加」或「减少」衣服的功能。宇航服前面还配有小型计算机,供宇航员在执行任务时使用。宇航员的头盔除了正常的面罩外,还有一层可以随时拉下来的深色面罩,以防止辐射,宇航员把这层面罩叫做「太阳眼镜」。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宇航员太空行走所穿的宇航服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宇航员在太空中吃什幺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,早期的太空食品十分乏味,如今太空食品已经变得较为丰富了。国际空间站上的食物可以保证6天之内不重样,宇航员一日三餐的典型食谱是:早餐有橘子汁、桃子、香肠、可可、炒鸡蛋和小甜麵包;午餐有奶油蘑菇汤、火腿乾酪三明治、焖蕃茄、香蕉和饼乾;晚餐有虾仁、煎牛排、嫩茎花椰菜、草莓、布丁和可可。宇航员还可以得到自己喜爱的一些调味品,比如番茄酱、芥末和蛋黄酱,以及液态的盐和胡椒,因为在太空中宇航员不能往食品上洒盐或是胡椒,在失重状态下,这些粉末会到处乱飞,有可能堵塞通风孔或者污染设备,也可能飞到宇航员的眼睛、嘴巴或是鼻子里。经过不断改进,欧美的宇航员已经可以用普通的匙子和叉子进餐,因为餐具被固定在桌面上,食物靠自身的表面张力和粘性,不会从盘中飞走。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国家太空站宛如一个迷宫,大大小小的实验室、储藏室甚至垃圾处理室不计其数。但有一点,宇航员睡觉的地方只能叫地方,甚至连卧房都算不上。宇航员的睡觉的地方非常狭小,没有被褥,使用的是睡袋,人往睡袋里一钻,万事大吉了。睡觉的地方布置的有点像办公室,上方有计算机,可以在睡觉前「上上网、聊聊天」。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宇航员在太空站里基本上没有行走这一说,由于无重力的原因,人在太空的移动就跟水里的鱼差不多,最佳的移动方式是像游泳一样,可以在太空舱里自由地来来往往。太空上,有一件事最不用当苦力,当宇航员搬运物品时,根本不费力,几百磅、上千磅的物品小手轻轻一推就搬家了。

 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宇航员在太空上的生活可以说是既有趣又乏味,但人不能一天24小时都工作,总的有点业余生活。宇航员在太空上从事较多的业余生活是锻炼身体。太空站内设有跑步机、肌肉训练器和自行车等器材,对于一天到晚总是坐着的人来说,这也算的上是一种运动享受了。太空站上自行车没有车座,宇航员可以脚踏自行车做运动,但屁股却要悬在空中无依无靠,有点像演杂技似的。宇航员的业余生活之一是在太空站里拍摄地球的图片,既是欣赏也可以留下珍贵的资料照片。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宇航员每天要刷牙、洗脸。在太空上水会变成一个个泡泡漂浮在空中,喝水也可以说是在喝水泡泡。宇航员要想在太空上刷牙得先练身本事,牙刷、牙膏和地球人用的没什幺两样,但这口中的牙膏如何处理就有说道了。一是宇航员可以把牙膏咽到肚里,二是用手纸把嘴中的牙膏擦乾净。大多数宇航员採用把牙膏吞下肚的方式,所以吃牙膏就成了宇航员每日的必备功课。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过去太空中宇航员如何出恭是美国的国家机密,这比美国总统怎幺上厕所还要加密三级。如今,太空上宇航员如何出恭已不是什幺国家机密了,但怎幺出恭的具体情形却是鲜为人知。美国宇航员苏妮·威廉姆斯亲身示範,告诉了我们在太空中出恭的秘密。千万别小看了威廉姆斯,她曾是美国海军测试飞行员,已经参加过7次空间站驻留任务,共停留322天。她也是到目前为止在空间上驻留过时间最长的女宇航员,她曾一次驻留195天。

宇航员太空生活 刷牙要吃牙膏 喝水是在喝「尿」

太空站上厕所的马桶

地球上的沖水马桶是通过水的重力带走排泄物,在太空中零重力环境下则无法工作。而且,太空中水资源极其珍贵,也不允许用水来沖刷人体排泄物。太空马桶的工作原理是靠一个真空泵产生吸力,将固态和液态的排泄物吸入分流器分别处理。2009年美国花费2亿5千万美元製造的尿液凈化设备首次进入国际空间站,美国宇航局宣称,经过该设备处理的水比地面自来水还要乾净。所以,宇航员在太空上很多时候喝的不是水,是「尿」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